西安大唐制药厂厂房着火 被困67人全部获救(图)

华商报讯 (记者杨小刚 贾晨 王晓亮 周艳涛) 昨日下午3时40分,西安市高新区高新三路的西安大唐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大唐制药)一幢5层高的厂房着火,67人被困,大火持续两个多小时,10个消防中队的200余官兵和44辆消防车出动,被困者被安全救出。其中30余人被送往高新医院和省人民医院救治,一些人因为吸入了粉尘,呼吸系统可能会受到伤害。

据了解,起火地点为厂房二楼的生产车间,起火原因需进一步调查。由于消防官兵救援及时,火灾等级降为“一般火灾”。

据事发时在现场的很多人回忆,火灾发生时听到了爆炸声。还有消息称,怀疑是机器爆炸引起的。昨日傍晚,有工人告诉记者,生产车间着火产生的浓烟刺鼻难闻,有焦糊味。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制药行业使用的原料及中间产品很多都是化学物,具有易燃、易爆、有毒、有腐蚀性等特性。若出现设备故障,或操作失误,容易发生火灾、爆炸。此外,制药业的一些生产工艺离不开高温、高压设备,若管理不当,也容易引起爆炸。

西安市公安局消防支队支队长贾西海说,起火的生产车间“无菌室”较多,格档多,给搜索救援带来难度。但起火时,厂房内的自动灭火系统及时启动,再加上药厂职工自救等原因,扑灭了部分明火,对火灾等级降低起到一定作用。

现场一位被救者说,二楼的楼板被烧炸了。大楼内的自动灭火系统启动后将众人的衣服浇湿,大家将湿衣服堵在嘴上。

“5楼西北角的拐角处,有5人被困,求求你们救救他们。”刚被从火场救出的伤者向消防官兵求助。

昨日下午3时45分,记者途经西安市高新区,发现一公里外腾起滚滚浓烟,烟柱腾起老高。3时50分,记者来到高新三路中段的大唐制药,一幢5层高的厂房正四处冒烟,从二楼到五楼,每一层都能听见砸玻璃的声音,都能看见晃动的身影。

一名保安抱着一卷水带,飞快地跑到厂区的消防栓前接水救火。3时52分,多辆消防车呼啸而至。

走进厂区院子,大门口一个年轻女子躺在地上,旁边有人掐着她的人中。再往里走,一个小伙子坐在地上,手捂着腰,身上有些血迹。一问才知道,他一着急直接从2楼跳了下来。

抬头看去,3楼窗户的3个女子和4楼窗户的六七个人都在呼救。在大楼西侧,还有十几人砸碎玻璃窗,挥动笤帚呼救。

大唐制药门外的人行道上站满了人。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消防大队、治安大队、高新路派出所20余民警赶到现场,将高新三路向南方向的道路全部管制,路上不断有消防车赶来。

下午4时15分左右,公安高新分局政委米宝安、副局长屈永力赶到现场,米宝安责令厂房负责人提供当日值班的人员名单来,让民警逐一排查被困者。

随后,消防官兵调来西安唯一一辆价值400万元的高压涡喷排烟车,现场排烟。下午4时55分,现场火势基本得到控制。因为厂方提供的名单中有101人,截至下午5时40分,警方才初步确认,大楼内被困的67人已全被救出,无一人死亡。

据了解,大唐制药成立于1997年5月13日,主要生产小容量注射剂、冻干粉针剂、片剂、胶囊剂、软胶囊剂。地处高新区比较繁华的地段,周围就是世纪金花、中国电信、延长石油、香格里拉等企业。

昨日下午5时许,西安市公安局消防支队参谋长刘铭带着进入火场的消防战士走出大楼,卸掉氧气瓶和氧气罩,通红的脸上还有黑色的灰迹。

刘铭说,火灾发生后约10分钟,首批消防官兵便赶至现场。当时,楼体不断冒黑烟,楼内不断有人呼救,情况危急。他带着30余名消防战士进楼救人。

刘铭说,进楼后,炙热感穿过消防服,让人感到不适。“里面全是烟,看不见明火,能见度也就两三米,热浪一波一波涌过来,往楼里走,很艰难……”

救援小组不断向起火地点靠近,边走边喊“有没有人啊……”刘铭回忆说,厂房里呈“回”字型,岔路口很多,又看不清,大家只能用手摸着墙往里走。“要是没有氧气瓶,人根本进不去。”

多数被困人员挤在房间的狭小空间内躲避烟雾。浓烟让人无法呼吸,室内没有哭声,听见消防队员的呼喊声,被困人员用力嘶吼着。

在黑烟中,刘铭找到了一名被困人员,对方已经瘫软,身体在颤抖。他的手刚碰到这个人的身体,那人就牢牢抓住刘铭的手,刘铭想背起他,却无法掰开他的手,只能和另一名消防队员抬着他向楼下走去。到了楼外,这名被困人员仍不肯松手。“安全了,安全了……”此时,被困人的手才松开,哭出声来。

刘铭说,他楼上楼下跑了五六趟,由于被困人员在黑暗中找不到出口,只能靠消防队员一次次地引导逃出,更多的人,是被消防队员抬着、抱着从火灾现场逃出。

大唐制药厂房发生火灾后,西安市环保局高新分局组织人员赶至现场,进行环境危害监测。此时浓烟已经扩散,暂时监测不出环境影响结果。该局派人在火灾现场留守继续进行观察。

“就听到嘭的一声,然后就停电了,我还以为是地震呢,不到2分钟,浓烟就上来了。”女工魏欢说,爆炸发生时她在4楼的车间包装药品,听到有爆炸声,她和几个姐妹摸索着向楼下跑,但刚到楼梯口就下不去了——黑漆漆的浓烟已经向楼上弥漫了过来。

这时她们想到,更衣室有窗户,就返回车间跑到了更衣室。“这时浓烟已经进了屋,我们用还有半桶水的纯净水桶猛砸玻璃,因为是钢化玻璃,砸了十多下才砸烂,刘元的手背就是在砸玻璃时划破的。”魏欢回忆时一边哭泣,一边颤抖。

还有一个满脸乌黑的女孩被救出后,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打着电话:“你别担心了,我被救下来了,呜……”

昨晚6时许,记者在陕西省人民医院烧伤科病房看到,医生们正忙着为大唐制药厂十多名工人做检查。“下午3时40分左右,我们正在5楼的库房工作,突然听到嘭的一声,是爆炸。往外跑时,浓烟已经从安全通道直冲过来,熏得我们根本下不了楼。”一位伤势较轻的工人说。

这位工人说,楼上往下疏散有电梯、安全通道,但当时因为停电电梯已经不能用了,安全通道也被浓烟笼罩,他们6人只好躲在靠南边的库房,砸碎窗户玻璃,但浓烟还是熏得他们气短胸闷、发晕。5点多,消防人员冲上楼,将他们救了出来。

医生们忙于抢救没有接受采访。省人民医院的导医说,该院救治的工人有十六七个,“来时大多都有气短、呼吸急促的症状。”

昨日下午,在起火的大楼下,很多人大喊着提醒楼上的被困者“快拿湿毛巾把嘴堵上……把衣服沾湿堵在嘴上……坚持,消防官兵到了……”楼下,工人拿着梯子搭在大楼上,用竹竿挑着湿毛巾往上送,可惜高度不够,只能撤了回来。还有数十个女员工捂着嘴失声痛哭,有人跺着脚,拿着湿毛巾往3楼的窗口扔,但因为距离太远了,扔不上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